杭州市安吉路实验学校

多年来求医问药似乎是生活的常事 未知 admin
 
  来南京住院治疗已经一周的时间了,由于患脑瘫这种病,这不,经过一长辈介绍和帮助,又到这里来接受一种针灸的中医治疗方法。
  
  无论何时,住院总不是个好事情。几天以来的治疗,也实属算得上“惊心动魄”,医生的针刀一次又一次地刺入皮肉以及头颅深处,这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无奈。
  
  钩针、拨针、骨减压针,各种针灸几乎让我体无完肤,我躺在病床上,悄悄地问上帝:“病痛为什么如此之苦?”上帝回答:“这也是一种人生的体验和修炼。”
  
  是的,病苦也是一种体验。如果一个人得病了,周围的人都会为之惋惜,会说:“若没病,该多好!”可是,若世间没有疾病、没有残障,谁又能够体会健康的美好呢?病苦,其实也是人生里的一段旅程,这种旅程,每个人都有机会体会到其中的滋味,只是或深或浅。我想没有人会喜欢住进医院,但是每个人都会在某个时间段来到医院,在这个地方出世、修复、甚至有一天死亡。
  
  透过病房的玻璃窗,可以看到马路对面的住户,看到他们晾晒的衣物、放在阳台上的花盆,屋顶上还有几只鸽子在悠闲地踱步,阳光忽明忽暗地洒在鸽子身上,有一种淡淡的宁静。房间里播放着爱情剧,舒缓的主题曲。
  
  生命真好!能够感受生命真好!不管是痛苦还是欢欣。每一个独特的个体,灵与肉的成长,似乎都需要花费一番力气。生命不是获得,只是一种体验。
  
  情绪平和,加上天气很好,决定让奶奶陪我下楼走走。看着路旁的树、车水马龙的街道、各式各样的路人,不止、不息,倾一世繁华。
  
  如果生命已经足够幸福,那么痛苦只不过是一抹调味剂;如果生命已经足够痛苦,那么人生,还会有多少风霜雨雪不能忍受?
  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爸爸是逢年过节才从上海回家乡探亲的
请公园马路对面的照相馆同志为师 只对向你领过通行证的网好友开放 下面是我用电脑相机拍的她的韭菜 嗅着妈妈怀中的乳香伴着《摇篮曲 有时我偶而会在休息日去加班完成 如今的年青人做到了吗公仆们都做 她盗窃的食品总价决不会超过十元 是他看了央视"等着我"的节目后 爸爸是逢年过节才从上海回家乡探 听声音是小区里的小姐妹月英 有关母爱的词语网上搜索有太多太 多年来求医问药似乎是生活的常事 我也能省去探望你时路上所费的时 我说请你外孙女用相机拍此照后 那年医务工作者没有白眼狼当发现 进入了同样残疾的优秀青年作家刘 不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凤凰蕴育着 对于小针刀的中医针灸治疗方法我 妈妈拉住双手久久不放做上一桌团 因为传给我分享视频的是上海友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