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市安吉路实验学校

对于小针刀的中医针灸治疗方法我在二十年前就听说过 未知 admin
 
  
  我五十几岁开始,双腿膝关节下蹲时感到困难,起先我想,大概是原本单位的厕所是坑式,提前退休后,在聘用单位上厕是坐式抽水马桶形起的。膝关节弯曲再伸直时会发出格格的声音,去买菜,路边菜农放在地下的菜,我是无法下蹲作选购的。我会要求菜农给我一个小木橙,选好菜后,我竟无法从小橙上站立起来,要求菜农帮我,从小木橙上拉起来,但膝关节是不痛不肿的,也不妨碍我做其他运动。
  
  友人对我说,你的腿膝关节,肯定长骨刺了才会如此。对我说,浦东有一家医院,发明了小针刀可除骨刺,效果不错的,你不妨去试一下。那年国企单位还未解体,医药费还可以全额报销,可我这这个人怕去医院,对新生事物有些害怕,虽这位友人抄给我这家医院的地址过,我却一直不敢去就诊。隔了二年不到,友人对我说,你幸好没去,我朋友腿的膝关节在这家医院做过小针刀手术的,一开始不错,可现在骨刺又长出来了,比未手术前更厉害了。
  
  我暗自庆幸自已的胆小,少吃了肉体的苦头。对小针刀的认识就从这样开始的,我只知道它是灸针消除骨刺的。那未刘逸去南京这家医院,这医院是怎样用小针刀治疗脑瘫的肢体障碍的呢?让我感到很好奇。她每天坚持在病房写日志,她住院的第一天,就剃了一个光头,这让我吃惊不小!莫是这小针刀要在她头上扎针?让我心的骤然紧张,为她担心。
  
  因为07年四月二日,我弃医逃出强逼我,谎骗我病危的这家医院后,为急于治好左腿因它们乱用药造成的神经剧痛,我又求治过市神经科的专家门诊过,女专家开了-张饥神经图测试单,费用700元,予约-星期后测试我的神经的病变与痛度。病人信专家这完全正常。这神经测试是近三寸长的带电的灸针,插入我从腰到脚趾包括臀的饥肉中,而且对膝关节处的插针次数更多一些,是使用电脑仪器操作,记录测试显示的指标数。
  
  那天测试室正巧突然停电,经行修复多时后才得以可使用,我猜想当时电压恐怕还不够正常,在我之前,先被测后走出来的一位男患者直叫痛。他对我说,痛煞了,真正吃不消!他妻子陪护他来的,其妻对我说,他是吃不起苦的人,男人家一点都不坚强!我听到了比他后进去测试的小女孩,在里面大声地哀哭声了,这时我应该选择逃跑的,可一想那位男患者妻子的话,我又想这位男同志也许如他妻说所说,是胆小鬼,娇男人也有。我是吃得起苦的,我比他坚强,如我逃跑不做测试,陪我同来的丈夫,必会对我光火的,这来回出租车费用就近百元了。
  
  所以轮到我进去测试时,内心还是有点惧怕的,当带电的灸针插入饥肉时,确实如男患者所说,是非常的痛。我不明白饥肉神经已经在剧痛了,再做这样的带电灸针测试是不是让神经再受到一次损害?通过这次测试后,我确实感到我的饥神经比未测试前更剧痛了,几次求诊,医生开给我不少进口的臀部注射的甲钴胺,毫无作用!我非常后悔做那次饥神经测试!可世上无后悔药。专家医生不是神,她没患神经剧痛。她再开单让我用带电灸针插入我的腿饥肉作测试,是她的诊断方法失误!

上一篇:进入了同样残疾的优秀青年作家刘逸的空间。 下一篇:用小针刀治疗法对已成年的脑瘫患者是否有效?
有时我偶而会在休息日去加班完成 妈妈拉住双手久久不放做上一桌团 我说请你外孙女用相机拍此照后 那年医务工作者没有白眼狼当发现 下面是我用电脑相机拍的她的韭菜 我也能省去探望你时路上所费的时 多年来求医问药似乎是生活的常事 是他看了央视"等着我"的节目后 如今的年青人做到了吗公仆们都做 听声音是小区里的小姐妹月英 嗅着妈妈怀中的乳香伴着《摇篮曲 进入了同样残疾的优秀青年作家刘 不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凤凰蕴育着 她盗窃的食品总价决不会超过十元 爸爸是逢年过节才从上海回家乡探 请公园马路对面的照相馆同志为师 有关母爱的词语网上搜索有太多太 因为传给我分享视频的是上海友人 只对向你领过通行证的网好友开放 对于小针刀的中医针灸治疗方法我